宠物文章
当前位置: 宠物文章> 文章文章文章
我很认真的开始这一则广告,但也许它是一个故事。
2017年07月19日

见一段文字里的一句话很是喜欢:

 

人当久了,就越来越喜欢动物。

当我 看见那只慵懒的令人发指的喵星人,

顿时觉得安静了。就是安静了。

             ——《猫的理想国》

 

于是就借来当作是我们的开篇吧。

 

现在是2017年6月15日凌晨00时41分,我很认真的开始这一则广告,但也许它是一个故事。

 

 在对自我的认知里,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够细心以及耐心的人,可能是它教会了我。

 

天色未亮,被小家伙惊醒。它也许刚睡醒,蹿到枕头边贴近我,发出呼噜的声音。一会儿跳下床去,在客厅里玩耍,发出追逐毛球的声音。有一天早上起身,看到床的另一侧放着逗棒玩具。想来是半夜玩得起劲,把玩具叼到了床上。

 

它身上不规则的灰白纹理来自生命的印记。玻璃球般的绿色眼珠,在黑暗中熠熠闪烁。

 

风从窗外吹进来,它耸起鼻子轻轻捕捉那些细微的味道。睡觉时,时而蒙住自己的脸,蜷缩起软软的小肉垫;时而睡得四仰八叉。嘴巴里总是有一股鱼腥味儿。

 

它很忙,一天中每个时间段都有事情要做,有时它独自在窗边发呆。有时又对着空气假想敌。有时不爱理人,故意躲起来。我满屋找寻它的身影,叫唤它的名字。

在某一个角落发现它时,它其实一直看着你,却听而不闻显得如此的骄傲。有时它又如此的依赖,走到哪儿,跟到哪儿。有时它在沙发的一角用力的磨着爪子,神情紧张。有时它又小碎步急促仿佛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。

它舔毛把身上脱落的碎毛吞进肚子里,在不为人知的夜里呕吐出毛球。

 

它把自己收拾干净。睡觉。凝视窗外。独自玩耍。喜欢隔壁的房间,却知道晚上要回来自己的房间睡觉,渴望卫生间,喜欢床,窗台,以及任何可以使自己不被发觉的地方。对一切声音,气息敏感。

它凝望电视,就好像看得懂一般。它打翻了杯子,会在第一时间望向我,试探我,委屈的小眼神好像在说,可以原谅我吗。它可以对世界无尽的好奇,也可以冷漠。

 

可是它却可以对我无限好脾气。每天累瘫回家,开门的瞬间它会眯起眼看着我温柔的喵喵叫,有时会因为一整天没发出任何声音,叫第一声时嗓子哑哑的发不出声儿来。

喜欢撒娇,却不会轻易打扰我,在它眼里我也是一只猫,同样也需要和自己独处。它一定会和人待在同一个空间里,即使没有互动,它也愿意这样待着,时而思考思考猫生,时而看看我,这就是它撒娇的方式。有时实在忍不住也是会跳到我身边来歪着头,翻出柔软的肚子让我摸摸。

 

它如同我的小小精灵,这样安静,这样神气,如此这般的生存。

可是我知道有一天它一样会衰老,会离去,会化作尘埃。

从前不敢面对,甚至不敢想。

 

宠物陪伴人一生,它是人生活的一部分,可对宠物而言,主人却是它生活的全部。也许它并不乖,脾气坏,处处试探你的底线,可它依然教会我们爱,分享,让我们变得更加柔软,善良。

我们把宠物当作朋友,亲人,甚至孩子,可是它会离开。没有人愿意看到它们躺在冰冷的土地里知道腐化,这不是他们想要的。

宠物的离世也应有生命最基本的权益。

每一个生命的诞生带来希望。

每一个生命的结束,也同样值得被尊重。

 

也许是几年,也许是十几年,我们会忘记计算剩下的日子。如果人能够明白自己与一种事物共同存在的期限所在,会因此而对它充满宠溺,或许我们会对彼此更为郑重。